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限制三级  »  小白老师与淫荡女生
小白老师与淫荡女生
入了冬,学校给我们派了一个新的综合英语老师,那天他来的时候,我记得全班只有我穿了一条白色的裤袜,其他人不是黑色的底裤就是牛仔裤,虽然内心有点小开心,但还是表现出一副傻白甜的样子,和同学们说说笑笑的走进教室。新来的小白老师进来后目光总是偷偷地盯着我看,在我不看他和同学们说话的时候他便直直的盯着我,虽然早就习惯男人这样的目光……不过这个小白老师蛮帅的。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指导老师,大家叫我小白老师或者干脆叫我小白好了,希望可以和你们一起渡过一个愉快的大学生活,也请大家多多关照。」他说完,还特地看着我冲着我笑了笑,我则红着脸扭过头,和人对视我还真不擅长……其实我打从内心里,只要一和男人对视,就会想到那一天那个男人插进我下面扼住我的脖子时那野兽般的眼神……「那么大家都做个自我介绍吧,顺便和大家也熟悉一下。」同学们一个一个站起来自我介绍,男生有的搞怪有的认真,女生有的害羞有的大方,小白老师都和他们微笑着点头示意,但总感觉他的余光总是盯着我。终于轮到我了,我站起来,对着小白老师笑了笑,然后说道:


  「你好小白老师,我叫赵媛媛,叫我媛媛就好了,我来自XX市,第一次出远门上大学,请老师多多关照。」我自我介绍的时候,他便一直盯着我,我也给他投去一个甜甜的微笑。


  「班里谁是班长?」


  「就是她咯!」班里的同学起哄指着我,我红下脸低着头,小白老师则笑着和我说:「呵呵,那可太好了,有美女班长帮我,我教你们也有劲头,等下下课你和我来一下,赵媛媛同学。」下课后,看着小白老师走出教室,我便马上跟了出去,室友还笑我花痴,我也抿着嘴不说话,谁不喜欢帅哥呢,更何况和老师打好关系大有好处嘛。


  「小白老师,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嘛?」他看着我认真的说道:「嗯,学校的系统我还弄不太明白,回头你用我的电脑帮我把学生们的资料整理出来,还有他们入学以来我这学科的考试成绩,平常分和考试分都统计一下,没问题吧?」「嗯!小事一桩。」我笑着说道,小白老师也笑着回应道:「你也真不冷啊,全班我看就你一个穿薄丝袜的,还是白丝,呵呵,真性感。」「嘻嘻,习惯啦,很性感嘛?」我抱着教科书转了一个圈,粉色的短裙扬起了一点,笑着说道。


  「当然,不仅性感,你人也很美哦。不过现在天气冷,还是要多多注意身体,快回宿舍吧。」我微笑着答应,临走时还向小白老师做了个可爱的鬼脸。


  回到宿舍,我倒是对这个小白老师印象蛮好的,总比之前那个古板刻薄的地中海老头好得多。下午也没什么课,吃过室友带来的晚饭我就躺在床上看小说,快要七点的时候小白老师打来电话,想了想应该是他要我统计成绩的事吧……「喂,小白老师嘛?」


  「嗯,媛媛吧,如果没事的话来帮我把资料整理一下ok?我这正巧加班给学校做点东西,你弄好就直接给我怎么样?」「好啊,反正喔晚上也没事,那我去哪找您?院办公室?」「不用,你来我自己的办公室吧,综合楼四楼最里面的房间。」「嗯呢,好的小白老师,晚上见哦。」


  穿上一条轻薄的连裤袜,搭配上一条白色的百褶裙,配上一件粉色的水手服,感觉自己好像在cos某个动漫里的角色呢。套上外套,从宿舍出来的时候感觉还是有些冷的,虽然我也想穿的暖和些,但是小白老师貌似挺喜欢这种轻薄的打扮的,讨好老师毕竟不是坏事嘛,毕竟我学习成绩一般,和老师打好关系很重要啦。走到综合楼,从外面看只有四楼的那一角才亮着灯,走在空无一人的楼里还挺吓人的……赶忙跑到四楼,喘息着敲着门,过了一会小白老师才打开门。


  「怎么喘得这么厉害?」


  我红了下脸,不好意思的说道:「因…因为……楼里很黑嘛!」他笑着递给我一双拖鞋,我看着这个办公室,布置得像住家的书房一样,还有软软的地毯。


  「如果不习惯也可以不穿拖鞋,我的地毯是新的。」虽然他一直文质彬彬的,说话的语气也很平静,但还是能感觉到他一直瞄着我的黑丝,他这么喜欢看女孩子的腿嘛?


  「嘻嘻,那我就不客气啦,拖鞋什么的没必要啦。不过小白老师你为什么自己有一个办公室?」「海归总有些特权不是?」


  他耸了耸肩幽默的说道。我也笑了笑,坐到他对面。


  「那是学校配给我的电脑,有学校的系统,你就在那弄吧。」「嗯,好的。」


  我拿起桌子上的资料,对着电脑的系统开始整理,资料特别多,坐着坐着我就觉得特别累,习惯性的把腿叠在一起,摇晃着小腿。眼角的余光看着坐在对面的小白老师心不在焉的样子,总是看我桌子下面的脚丫,心想着让你看也不会少块肉,也没去管。整理了一大半,突然他桌上的一大摞资料掉到了地上,还全是散开的,我赶忙跑过去帮老师收拾。包裹着黑丝的小腿跪在雪白的地毯上,我趴在地上一页一页的捡起来,一边按照页码整理一边和小白老师说没关系,但他的手总是不断地碰我的丝袜脚,感受着他平静的表情下紧张的情绪,弄得我也有些心猿意马,在心底笑了笑,反正也不会有损失,摸了就摸了吧。看着他不停的碰着我的脚丫,我反而调皮的把脚往他那边挪了挪,然后继续装作不知情的样子整理资料,时不时地还背对着他,露出被包裹着的浑圆臀肉。……「对了媛媛,突然想起来有件事情和你说呢,你先看看这个吧,是你们的前任综合英语老师给我的交接材料」我听到他的话后,从地毯上坐了起来,接过他递给我的材料,原来是这学期的综合英语课的出勤表和日常成绩单。


  「额……」看着我的出勤表和日常的成绩单「嗯…小白老师…我这学期…确实学的不太好……出勤也有问题,不过……您放心,现在来了您这么帅气的老师,我一定不会缺勤啦~ 」小白老师很受用的点了点头,「这不是担心的问题,你也知道,按咱们是外语系的规定,单单是你的出勤,我就可以不让你参加期末考试了,咱们外语系,综合英语这门课程要是挂科的话…别说是学位证,毕业证能不能拿到都是问题了」他仿佛是语重心长的说,但是双眼似乎还是瞄着我的丝袜腿和丝袜脚……「何况…你还是班长,你自己怎么对班里和你父母交代啊」他继续说道,但目光已经完全停留我的丝袜腿上了。


  听着他老师的话,我觉得似乎话里有话,我毕竟也不是小孩子了,心想依仗着他对我的喜欢,是不是能帮帮我呢,何况他还是蛮帅的呢。短暂的思想斗争后,我假装这个姿势坐累了,伸长了丝袜腿,刚好伸到他的腿旁,问道:「小白老师?那怎么办呢,有没有什么办法啊?」小白老师吞了吞口水,呵呵一笑,「办法吗…也不是没有…不过…」他的目光死死看着我的丝袜腿,没有继续往下说我看到了老师的眼神,似乎明白了什么,我权衡了下,心想,他就是喜欢我的丝袜腿,只要不过分,我应该还是划得来的「小白老师,这样可以么?」我低下头,把丝袜脚搭在了他的腿上他立刻抓起我的一只丝袜脚开始舔起来,嘴里含糊不清的说:「不错,媛媛还是明事理的。」我的丝袜脚第一次被人这样舔弄,感觉怪怪的,可是又好舒服……他用力的舔着,舌头不放过任何一寸,分开丝袜脚趾,顶着丝袜舔脚趾缝「啊…老师…嗯…好痒…」脚趾传来了电流般的感觉,全身好像痉挛了似的,原来潜规则也不是不能接受啊。


  这时,我看到他已经解开了自己的裤子,掏出了他已经勃起的肉棒,一边舔着我的丝袜脚,一边对着我指了指他肉棒。看到他居然把肉棒掏了出来,好大,已经完全勃起了,又让我想起来了地铁和小巷的回忆,看到他指了指肉棒,我马上心领神会的把另一只脚搭在了他的肉棒上……丝袜脚接触到他的肉棒的一瞬间,我居然感觉到了他的肉棒用力一跳,龟头在丝袜脚底摩擦了一下,让我敏感的丝袜脚底也被龟头刺激的动了动。


  「嗯…嗯…」我现在姿势好淫荡,坐在地毯上,一只脚被他舔弄着,一只脚在他的肉棒上,他可以直接看到我的裙底风光。他松开了正在舔弄着的我的丝袜脚,把我的双脚夹住了他肉棒吧。我的双脚被他用双手死死的按在他的肉棒两侧,他的肉棒好大,好烫,我都能隔着丝袜感受到它的温度……不等他的命令,我主动地动起了双脚,丝袜脚握着他的肉棒上下滑动,他龟头分泌出的淫水已经弄湿了我的脚心。突然,他伸手用力扯开了我的上衣,顺手推开了胸罩,双手捏着我的两个圆滚滚的乳房揉捏起来……「啊!不要啊!小白老师!不能这样!只用脚可以么!啊…不要…」我无力地抗议着,但是身体没有做出任何实质性的反抗动作……小白来时似乎是已经被情欲控制了心智,丝毫没有理会我的抗议,双手把我的乳房揉捏成了各种形状,力道极大。我的乳房被他揉的生疼,双腿也被他的身体压得分开,他的力气好大,我根本推不开他,「啊…嗯…不要…不可以……」「你也很喜欢这样,不是嘛?」说完,还未等我回话,他便将手伸进我的口中按住我的舌头,不停的挑动揉捏,另一只手则继续粗暴的把玩着我的乳房和已经硬起来的乳头。


  「啊!吧……啊!!呃……啊……」被捏住舌头只能发出支支吾吾的叫声,他就这样控制住了我的身子,一边玩弄一边说着羞辱我的话。


  「呵呵,第一次在教室看你就知道你是个骚货,是不是早就被男人玩过了?」「穿的这么少,是不是被男人上已经习以为常了?还装什么纯?」「身上的名牌和包包都是用从外面援交的钱买的吧?有多少个」干爹「上过你?」「下面的湿成这样了,骨子里就是个小骚货!」一边说着,他已经隔着连裤袜伸进我的下面,揉捏一阵后拿出手,上面还沾着透明的晶莹。突然他松开手站起身子,就听见一阵铁片碰撞的声音,他完全的脱下了裤子走到我面前,现在的小白老师只穿着一条内裤站在我身前,肉棒从内裤的侧面申在外面。还未等我反应,便把下身贴在了我的脸上,刚把手按在他的大腿上,他便按住我的头,双手插进了我的头发内,按住我的脑袋紧紧地贴在他内裤包裹的蛋蛋上,肉棒则贴在了我的脸颊处。隔着内裤,一股腥腥的味道从鼻腔中传了过来,虽然很难闻,但我却感到更加兴奋,明明是被强迫的,但身下却不由得更加湿了。


  「用嘴脱,把我的内裤脱掉。」


  好不容易他放开我,就对着我说了这句话,我仰起头可怜兮兮的看着他,眼里还留着眼泪,我知道如果真的今天和他那样了……那我的大学生活肯定就不会平静了……「小白老师……求你,只用脚可以么……」


  「呵呵,本来可以的,可是没想到你这么骚,我今天我就想操你,如果你不想被我操的浑身发软摆出各种姿势发到校内网上,就乖乖听话,OK?」听到这话,我绝望的留下了眼泪,刚哭了两声,一个巴掌就狠狠地拍在了我的脸上,小白老师突然间擎着我的脖子把我从地上拉起来,然后摔在一旁的沙发上,我正咳嗽着拼命喘息时,他一步一步向我走来,反手又是一巴掌扇在我的脸上,拽着我的头发把我的脑袋抬起来,目光阴冷的看着我。


  「看样子你做好选择了。」


  我刚要说话,他便直接撕开我身下的连裤袜,隔着丝质的内裤狠狠地揉捏着,转身从桌子上拿起手机,啪啪啪几个闪光灯闪过,再傻我也知道他做了什么……


  「我配合!我配合!!啊!!!」刚喊了一声,小白老师按住我身下揉捏的手狠狠地捏了一下我的小豆豆,疼得我从沙发上滑了下去,跪在地上不停的抽泣……刚缓和了一会,抬头就看见小白老师居高临下,微笑着看着我,就仿佛他来那天从讲台上看我的眼神似的。我跪坐在地上,双手按着身下,胸前的双乳刚好被我的手臂挤到一块儿,小白老师一边晃着身下,一边伸出手捏住了我的两个乳头。


  「嗯……唔!」


  「谁让你停的,骚货。」


  他晃着身下,我一旦跟不上,他便狠狠地捏我的乳头,就这样一边戏弄一边虐待的过了好一会,我才艰难的把小白老师的内裤脱下,他的肉棒才暴露在我的面前。松开我的两个乳头,我好不容易想缓和一会,挺直的腰肢刚刚弯下一点,他便又捏住了我的两个乳头,狠狠地掐了一把,就感觉身前火辣辣的疼,像是被烙铁烤过一般。


  「抬头,把嘴张开。」


  我顺从的抬起头,微微张开小嘴,今天还特地涂了粉红色的唇膏,加上本身我的嘴也不大,有时自己照镜子都感觉嘴唇是除了眼睛最满意的地方。


  「想吃么?骚货?」


  啪啪啪,他的肉棒抽打在我的脸颊上,明明随时可以塞进我的口中,但却一直这样戏弄着我,不知道为什么,这样仰着头跪在地上,看着眼前的肉棒反而让我感到异常的兴奋,恐惧感慢慢变淡,反而是羞耻带来的兴奋感让人特别欲罢不能。明明只是第二次性经历,甚至这只能算羞辱,连前戏都不算,可自己就是兴奋的不行。我真的是个天生的贱人么……一旁的镜子上映着我现在的样子,透过余光可以看到,小白老师正冲着镜子照相,不时换个角度拍摄着我的正脸,镜中的自己跪在男人面前,双手放在膝盖上,挺直着身子,微微张开小嘴被男人一下一下的用肉棒扇打在有些红肿的脸颊上,眼中完全没有恐惧,只有顺从和兴奋,像是服侍主人等待主人临幸的性奴一般,从骨子里透露出一股骚劲儿,下贱又卑微……「舔。」


  龟头顶在嘴唇上,下意识的伸出舌头舔弄着,脑子里不由得想起之前看过的AV,从龟头的前端像是舔棒冰一样,舌头灵巧的圈住男人的冠沟,来回拨弄一会,低下头从肉棒的根部直接舔到最顶端,本想直接含住,但想起小白老师下的命令是舔,我便又用舌头从一旁舔弄起来,卷住,然后重复之前的动作,直到过了好一会,舌头都有些发麻,肉棒叶沾满口水,他才抬起我的脸,此时我的舌头反而感觉有些收不回去,口水滴落到裤袜上。


  「小骚货,真是贱的可以,呸。」


  小白老师俯下身子,一口口水吐在我的口中,夹带着香烟的味道和男人的荷尔蒙直冲到脑子里,下意识的咽了下去,还未等我回味这个味道,小白老师捏着我的嘴巴将身下的硕大直接插了进去。


  「唔!呜!!!」


  刚刚呼出一口气,还未等我再次吸气喘息,硕大的肉棒疯狂的抵住了我的喉头,下意识的想要用牙齿去咬,但牙齿刚刚贴在满是阴毛的肉棒底部时,反而潜意识的松开了牙齿,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做荡妇贱人的潜质,我居然下意识的用鼻子呼吸,能够喘息后喉咙处带来的窒息感反而让我有种异样的兴奋。被侮辱,被辱骂,被虐待,被男人按在胯下肆意蹂躏,像母畜一样的自己,就是这种感觉,回想起平日里在同学们面前营造的乖乖女形象,现在像性奴一样跪在小白老师的胯下,身上的衣服还被扯得乱糟糟的,露出的乳头硬硬的勃起着,此时此刻的我居然兴奋地抽搐起来,身下流出了特别多的淫水。我意识到,仅仅被插到口腔中居然就达到了一次性高潮……这简直就是平时闻所未闻的事情……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好像是只有几十秒,也好像是几分钟,或者更久,小白老师终于将肉棒抽了出来,火热梆硬的肉棒轻轻的抽打在我的脸上,在两个脸颊上留下了我口中的唾液。小白老师蹲下身子,捏着我的脸扭向一旁的镜子,镜子中的自己翻着白眼,淡淡的眼影已经被泪水涂花,长长的睫毛上也沾满了泪珠,两个脸蛋被肉棒抽的有些发红微微鼓起,粉红色的唇膏也被抹到了嘴角,脸蛋上肉棒抽打过的地方沾满了口水,嘴角下巴这些地方则早就挂不住口水甚至开始滴到了裤袜上。


  我就这样微翻着白眼,吐着舌头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像是重口味AV女优被玩坏一样的眼神和表情,整个身子都在颤抖。


  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如此姿态,不知为何自己反而更加兴奋,在小白老师松手后仰起头看着这个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他的眼中充满了兽欲,像是看一个妓女一般看着我,大腿颤抖的幅度变得更大了……「哈哈,我玩过这么多女人,像你这样被插嘴就能高潮的,真是头一个,你果然是个天生的贱人,不论平时你装出来有多清纯,骨子里就是个骚货,看你那个样,第一次玩深喉就知道用鼻子去呼吸,这种浪到骨子里的技艺天生就会,骚货!荡妇!」「不……啊~ 啊……啊!唔……」


  刚刚从口中说出一个不字,小白老师伸出大手啪啪两个嘴巴扇在我的脸蛋上,还未等我反应,肉棒又一次插进了我的口中,一前一后的抽插着。随着肉棒的插入,小白老师的肉棒在我的口腔边缘来回挪动着,我心领神会的用嘴唇裹住肉棒,这样抽插了一会,小白老师又将肉棒向下压了压,压在了我的舌头上,而我也配合的用舌头裹住肉棒,舌尖刺激着来回蠕动的冠沟,将分泌出的口水濡湿在肉棒的每一个位置,从龟头到冠沟,在从冠沟到根部,时快时慢的抽插中,小白老师看我从开始的惊慌,到一点点的适应,然后慢慢的加快抽插的速度。


  「看见了么,这就是赵媛媛,平日里装成清纯的样,骨子里就是个骚货。」小白老师这样说着,我的身子颤抖了一下,透过余光看到小白老师拿着手机正自上而下拍着我,头上的刘海也被掀了过去,光洁的额头和微张的眼睛,因为裹着肉棒而变形的脸蛋和小嘴肯定在他的手机上拍的清清楚楚。随着小白老师说完这句话,他将肉棒从我的口中抽了出去,而我因为裹得特别紧,肉棒离开我小嘴儿时还发出了啵的一声。


  「说,你是什么?」


  本想躲避,但小白老师凌厉的眼神下,我想起那几个巴掌,不由得小声的说道:「骚货……」他听到后,扯着我的头发把我扯起来,冷酷的说道:「大声点!」「骚货!我是个骚货!」


  「骚货,带上名字说!」


  「我赵媛媛是个骚货……」


  我有气无力的对着摄像头说出这句话,只要一想这段录像以后会流出去被人看到,我的内心就忍不住的一阵恐惧,但这种屈辱却让我更加兴奋,不由得期待小白老师继续下去……小白老师将手机的记事本打开,上面写着一些话,随后他又把手机放在桌上的支架上,然后从抽屉里从新拿出一个摄像机,随着滴的一声摄像机开机。


  「很好,只要你乖乖听话,我就让你只吃鸡巴不吃苦,或者你想让我把这个视频发在校内网上,让整个学校乃至全国都知道你,就尽可能反抗吧。」我低着头,想到自己以后会成为「某某门」,不禁打了个哆嗦,顺从的跪在坐在地上,低着头不敢说话。


  「趴下。」


  小白老师把摄像机放在桌上调了调角度,终于对我发布了命令,我顺从的在原地跪下,手肘撑着身子趴在地毯上,看着小白老师慢慢踱步到我的身后,感受着身后的男人抚摸着我挺翘的臀部,我却不敢回头……「把屁股抬起来。」我躬了躬身子,小白老师在身后按着我的屁股狠狠地隔着裤袜拍了一下,然后拉着我的头发把我的头拉起来,然后将我的腰肢按了下去,但又让屁股抬了起来,我甚至能感受到乳尖被地毯的绒毛轻轻拂过的感觉。


  「不许低头哦,要不然你这头发少几根我可心疼的很。」小白老师将我的头发捋顺,然后攥在一起像是提缰绳一样向后拽了拽,然后单手撕开了我的裤袜,用手抹了一把我的身下,火热的手掌擦过股沟和阴唇,沾满了我的淫水,然后抹在我光洁的背脊上。


  「骚货,都湿成这样了,真是骚的不行。」我甚至能感受到小白老师说话时语气中的笑意,也不知道这是夸赞还是辱骂……但内心中居然升起几分自豪感。


  「别特么和个死人似的,给老子大声点叫!问你什么就说什么,知道了么?


  骚货!「


  「啊!是!」肉棒挺在我的身下,硕大的龟头顶在我的阴唇上,顶进一点点后又退出来,想来小白老师刚刚也被我的小嘴刺激的不行,过了这么长时间居然还是这么硬。


  「想不想要骚货?」


  「啊~ 想!」我媚叫到,但小白老师还不满足,进一步的刺激着我,肉棒一上一下的摩擦着,不时地还顶一顶我的小菊花。


  「想什么?说完整了。」


  「想小白老师插我,插骚货……啊~ 」小白老师的大手又一次拍在了我的臀肉上,几巴掌下去估计我的屁股早就被拍的通红,甚至有些发麻了。


  「插骚货的哪里?」


  「想小白老师插扫货的小穴……啊!!啊!」


  终于说出这个词,小白老师硕大的肉棒一点点的挤进我狭窄的肉缝,被言语刺激着的我像是被拴住的母狗一样,小白老师慢慢的将肉棒一点点的插进了我的最深处,紧紧地顶住我的花冠,慢慢的晃动着身下,但就是不抽插,这种快感也让我有些受不了。


  「骚货,老子的鸡巴大不大?」


  「啊~ 大!好大!受不了了!」


  小白老师的肉棒虽然并不特别大,但粗壮的龟头和长度让我感到特别充实,刚刚回答完,小白老师便大笑一声,然后疯狂的抽插起来,像是打桩机一般每一下都顶在我的花心上,虽然并没有抽出到边缘,但正因为如此速度特别快,仅仅一会功夫,我便浪叫着快要高潮了!


  「啊!啊!小白老师……啊……我……唔~ 啊……不行……轻点啊!!我不行……啊!不行了……啊……」随着我的娇喘呻吟,小白老师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抽插,节奏也慢慢变缓,肉棒每一下都离开穴口,硕大的肉冠每一次都能带出大片的淫水,出来时特别缓慢,但插入时力量又特别大,感觉子宫都要被顶进身体里的更深处……不同刚刚轻微但却连续的声响,感觉每一次自己的臀肉都能波动很久,声音在空旷的房间中显得特别大。


  「骚货!骚货!真特么过瘾!是不是早就想被人这么操了?」「啊!是啊!~ 小白老师快操我……唔~ 啊……」小白老师听到我回应着他的话,一边浪叫一边配合着我,加快抽插的速度,没过几下我便抽搐着泄了身子,小白老师扯着我的头发让我的头不至于低下去,但这正好将我的表情映在了面前的摄像机上。我微张着嘴啊啊的轻声叫喊着,身子不停的抽搐,想要低头放松却被扯着头发,过了好一会才浑身无力的结束了颤抖,小白老师的肉棒在我的身下不停的挑动着,但也未曾继续抽插,过了一会,小白老师将我的头发松开,我的脑袋啪的一声趴在了地毯上,大口的喘息着,小白老师扶着我的屁股,将肉棒一点点的抽了出来,泄身后敏感的骚穴让我又一次轻声的哼叫着,我这才发现原来小白老师的肉棒还坚挺着,他走到桌前拿起摄像机,将我侧着身子,扛起一条腿放在肩膀上,然后按在我的腰上卡住我的大腿,一边用摄像机对焦,一边又将肉棒抵住我的穴口。


  「啊……不要……小白老师……我不行了……啊!」我有气无力的轻吟道,但小白老师的眼中只有欲望,他一边拿着摄像机对准我的脸,一边说道。


  「看你个骚货,满脸哪有不行的样,明明还想让我接着操你,装什么纯。」小白老师俯下身子,我的大腿也被他微微按下,韧带拉伸的疼痛让我有些难受,但最大的刺激还是身下的肉棒,这个姿势让肉棒插得更深更有力,更要命的是小白老师的大手还捏住了我的一边乳房大力的揉捏着,疼痛的感觉让我的脑子更清醒一些,但清醒的代价就是快感更加明显,随着小白老师的抽插,我的乳头又一次变成了小白老师蹂躏的对象,他一边揉捏着我的乳头,一边快速的抽插着……「啊啊~ 小白……啊~ 小白老师……啊~ 我……真的不行……了……啊……轻!轻点!啊……疼~ 啊……「一边抽插,小白老师可能是厌倦这个姿势了,他将我的腿放下,然后将两个腿都举高,伸手将摄像机放在桌上,抬起我的两条腿扛在肩上,俯下身子死命的挺动着胯部,疯狂的抽插着。


  「啊!啊!!!啊……呀~ 唔……啊!!!」仿佛喘息都会被插入打断,就在这狂风骤雨中高潮在一次来临,我又一次抽搐着达到了顶峰,但我还是没感觉到热流冲击的感觉……抽离了我的身子,小白老师将摄像机对准一旁的镜子,调好角度将我抱起来,他坐在沙发上让我也跪在他腿前,然后抱起我让我的手按在沙发上,抬着我的臀瓣对准他的肉棒。


  「把手松开。」


  我听到他说话,就知道他想干嘛,虽然身体特别疲惫,但想到身下的巨物还会插入体内,内心不禁又一次变得激动起来,顺从的放开手。


  「嗯……啊!!!!」


  小白老师看我刚刚抬起手的瞬间,狠狠地捏了一下我的臀瓣,身子不禁软了一下,就这一下狠狠地坐在了肉棒上,我不禁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整个人无力的伏在了小白老师的身上,靠在他的肩膀上轻声的呻吟喘息,而此时小白老师也捏住了我的腰肢,一下一下的顶着胯部,不停的冲撞着我。被顶起来后因为没有支撑,身体的重量都被一只肉棒撑住,虽然身体贴在一起,但终究肉棒先顶住花心,疼痛又刺激的感觉冲击着脑海,身子在一次的发出了兴奋地信号,小白老师捏着我的腰肢上下摆弄着,胸前硕大的双峰紧紧地贴在小白老师火热的胸膛上,乳尖刮擦在他的肌肤上不禁让人更加刺激。小白老师抬起我的头狠狠地吻在我的嘴唇上,一边掠夺着我口中的津液一边用力的抽插,直到我快要窒息才松开我的嘴唇,停下动作将我抬起,摔在一旁,他则站起身子,伸手到我的腋下把我抬起些,让我的双臂环绕着他,抬起我的双腿狠狠地压在我的身上,疯狂的抽插蠕动,听着他的喘息,我知道终于这个男人要在我身上发泄了。


  此时此刻我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用力环住他的脖子,狠狠地吻在男人的嘴唇上,他也忘情的回应着我,直到我们都要窒息,他深深吸一口气,不等我喘息又吻了下来,最后射在了我的体内,热流滚滚地冲击着我的花心,和第一次那种经验类似的窒息高潮让我整个人达到了今晚的最高峰,失去意识的晕厥过去……「啪啪!」


  两个嘴巴扇在脸上,我也缓了过来,我甚至感觉自己在鬼门关走了一遭,但此时此刻,男人的肉棒还在我的体内……「啵。」


  「哈哈,骚货,你这骚逼和你的小嘴似的,我抽出来和刚刚的声像不像?」小白老师将挂满精液和淫水的肉棒放在我面前,我心领神会的将肉棒含住,但刚将上面的液体舔干净,小白老师便又将肉棒从我口中抽出,插进我的身下将精液和淫水再次沾满肉棒,然后放到了我面前。不知过了几次,小白老师终于结束了这种抽插,赤身裸体的站在我面前,让我含着口中的肉棒,不在抽出。


  「呵呵,媛媛你真的很让我满意,我上这么多女人你是最极品的了。」说完小白老师笑着摸了摸我的脸蛋,仿佛又和我第一次见他那样的儒雅,如果不是他的肉棒在我口中的话。


  「那你准备好第二回合了么?」小白老师说完,我感觉肉棒又硬挺了起来,从我嘴中离开,原本略微疲软的肉棒又一次火热起来,我不禁感到一阵无力……但内心却又无比期待……


  【完】